随风脱兔

热爱解构与构造故事

Silhouettes of you(你的轮廓)

陌陌小咸鱼:

*兔总 @随风脱兔 的《暗夜光芒(又名《走不出》)》的同人文

*从Sherry的角度去描写,分为两个小节,大致讲了讲Sherry和Daisy的过去




01.

下班前一个小时,我收到Steven发来的简讯,他提醒我不要忘记晚上的约会。我看了一眼日历,才想起来今晚我们约好了一起去劳伦斯夜景公园看璀璨之塔,赶忙回复了一句“好的,晚上见”加一个笑脸。

Steven是我的男友,我们是在大学里认识的,只不过他和我并不是一个专业。他总是笑话我像个“工作狂”,他说我对于工作以外的事情好像都不太上心,因为我经常会忘记我们两个人的约会时间。对于我这糟糕的记忆力,他虽然无奈但并不会苛责我,对此我是十分感激的。

忙完工作,我收拾好东西下班,驱车前往劳伦斯夜景公园。离开总部没多久,内线就响了起来,看到来电人是Ares,我点了接通:“抱歉Ares,我已经下班了,你是有……”我话还没说完,就被他打断了:

“你最后一次和Daisy联系是什么时候?”

他的声音太大,震得我耳膜疼,我滑动音量按钮,把通讯器的音量降低。对于如此突兀的询问,我不禁疑惑他问这个问题的意图是什么,我快速地回想了一下,然后回答道:“今天中午。”

“她对你说了什么?”

“呃……”我努力回想,脑海里正在构思该怎么回答的时候,他再次打断了我:

“等一下,你现在在哪里?我过去找你。”

我越发觉得离奇,但还是如实答道:“快到劳伦斯夜景公园了。”

“在璀璨之塔下等我,我马上过去。”

“可……”没等我把话说完,他就切断了连接。车内恢复了静默,我满腹疑惑,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他如此心急地想要知道Daisy的消息。同时,我觉得很奇怪,他们这么熟悉,他完全可以自己联系她啊……接着,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里冒出,我长呼出一口气,希望只是我想多了。




停好车,我看到等在公园门口的Steven,我走过去和他打招呼:“抱歉,亲爱的,让你久等了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Steven微笑着说道,接过我手里的背包,然后牵起我的手,“走吧,我先带你去看璀璨之塔。”

“呃,那个,等一下。”我拽住了他,站在原地没有动,想把情况和他说清楚,“公司的一位同事一会要过来找我,好像是出了什么急事……”

他转过身看着我:“到哪儿找你?”

“璀璨之塔下面。”看出来Steven有些不悦,我赶忙道歉,“不好意思,我们可能需要等一会……”

“好吧……”他有些不情愿的说道。

“真的不好意思,事发突然,我也是刚知道的。你别生气……”

他笑了起来,捏了一下我的脸颊:“我生什么气,傻瓜?走吧。”

璀璨之塔可谓名副其实,暖黄色的灯光从塔底一直延伸到塔顶,从塔底的入口处向上看去,璀璨之塔直戳云霄。在黑幕的映衬下,这抹暖黄色更加夺目了。景致很美,但我却没有欣赏的兴致。

过了一会儿,Ares走了过来,看到我和Steven,他先打了招呼:“抱歉,打扰你们约会了。”

我没有接话,看了Steven一眼。

Steven勉强微笑着,说:“没关系,你们先谈正事。”说完,他站到了一旁。

确定Steven不会听到Ares和我之间的谈话后,Ares开门见山地说道:“北美出事了。”

什么?我急忙唤出屏幕查阅信息,看到米莱上滚动播出的新闻,知道Ares没有撒谎。北美核爆炸?我迅速地浏览过数个直播的标题,越看越觉得心在往下坠。

“告诉我,Daisy今天中午对你说了些什么?”Ares接着问道。

我回忆了一下,说道:“我们先聊了一些日常琐事,然后她问起了你的近况,我说我不清楚,她就改问了你的身体情况。我告诉她比较稳定,但潜在的问题并没有什么改善。因为涉及到病人隐私,所以我没有详谈。”

Ares进一步问道:“有没有聊她那边的事情?”

我点了点头:“她说她想带康复所的孩子们到加拿大的温泉去疗养,但传输装置因为遭受破坏,已经停运了,她在筹措车子,问我有没有认识的门路。”

“你怎么回答她的?”

“我联系了一起进集团的后勤体系的人,可找她确认人数的时候就联系不上了。”

“几点的事情?”

我调出通讯界面,查看了我与Daisy的通讯连接记录:“16:37。”根据刚刚看到的新闻,Daisy在爆炸之前就已经联系不上了,这……我不敢继续往下想。

“还有说什么吗?从她到北美之后开始。”

这时我才终于反应过来,Ares为什么会过来找我确认Daisy的消息。我努力回想我和Daisy的最后通话,很肯定地回答道:“有!师姐结束通话前,忽然说她很怀念跟你第一次单独吃饭去的那家路边小馆,还嘱咐我下次见到你时,在你面前多提提她……”想起来Daisy的原话,我觉得有些羞于启齿,我咬了咬下嘴唇,然后如实说道,“她说就算只是多看几次她的相册也是好的。”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Ares看着我继续说道,“为保万全,麻烦你把她相册里的照片全部私下转发给我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Sherry,谢谢。”Ares走出去几步,转过头说道。




02.

看到Ares离开,Steven走过来问我:“聊完了?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我师姐出事了,他问我知不知道我师姐的近况。”我尝试着联系Daisy,但是她的通讯器却无法连接。

“出什么事了?”

我叹了口气:“北美核爆炸,我师姐失联了。”

Steven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别太担心了,一切都会好的。”安慰人一向不是他的强项,但我也实在想不出目前这种情况,我还能做些什么。除了Daisy,其他被派到北美建设救援站的人员我并不熟悉。不忍心让这次难得的约会化成泡影,我打起精神来,勉强扯出一个笑容:“嗯。走吧,我们到观景台去看看。”

“那你稍等,我去买票。”

没过多久,我们乘坐电梯到了璀璨之塔的最高层,站在四面透风的观景台上,明显感到山谷间的风更冷了。除了我和Steven,还有其他几对小情侣在忙着拍照。我抬头,依稀能看到头顶上方闪耀的光点,有些明亮可见,有些暗淡不清,那应该就是人们所说的星星。我对星空没有任何研究,只是觉得眼前的景象很美。Steven却对这些很感兴趣,他侃侃而谈,我在一旁静静地听着,同时拍了几张照片留作纪念。

吃过晚饭,Steven送我回家。刚进门,室内的感应灯就亮了起来,Clerk迎了上来:“Sherry,欢迎回家。”

“Clerk,你能帮我把Daisy相册里的照片下载下来,然后发给Ares吗?我想去洗漱一下。”说完,我走向洗手间。

“没问题。”Clerk答道。

我洗干净脸,唤出屏幕,看着新闻滚动播放,视频里满是爆炸、浓烟、人们的惨叫,实在是太过惨烈,我做了一个关闭的手势。双手撑着洗漱台,看着水池,做了好几次深呼吸。组织内部没有任何消息传来,“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”,我这样安慰自己,但这可能只是自欺欺人罢了。




想起来第一次见到Daisy是在刚入校时的《专业导引与职涯规划》课上,她作为Lora老师的助教,负责给我们这些学生分发实践材料和解答疑惑。当时最让我惊讶的是,只不过用了短短的一节课,她已经能准确地记住班里每个同学的名字,而Lora老师将近用了四节课的时间才把我们的名字都记住。帮助Lora老师解答疑惑时,Daisy也更倾向于引导我们注意多角度的思考。后来听其他人谈起,我才知道Daisy是大我们一届的师姐,成绩十分优异,我一度以为她是学校新招的实习老师。

Roseny大学里有很多趣味性十足或者专业性超强的社团,我和朋友四处转转,犹豫着不知道该加入哪个社团。我远远地在人群里看到Daisy,和她打了个招呼,走过去才发现她在帮助“和平促进会”社团进行宣传。我在宣传页上看到“追求和平,远离战争”、“平等互助”等等的字眼。

一旁的师哥说:“在当今这个时代,虽然不再有国家和种族的划分,但是偏远地区的人们依然饱受压迫,战争依旧存在。利用有限的资源帮助更多的人,这是我们这个社团的宗旨。衷心希望你们能加入进来,成为我们的一员!”宣传页上的图片大多数是“和平促进会”社团的成员到灾区里捐赠物资或者到中小学里支教的合影,也有很多关于灾区和交火区的照片。师哥注意到我的目光,把两架实景复原眼镜递给我和朋友:“这些照片是我们社团的成员亲自拍摄的,也许你们想带上实景复原眼镜实际体验一下?”我和我朋友赶忙摇头,摆了摆手表示拒绝。

然后,我听到Daisy在一旁回答我的朋友,她加入这个社团的原因:“你们知道,现在的战争多以光学和生化武器为主,而我的Evol是光化免疫,我一直想用自己的Evol帮助更多的人,所以我比你们早一年加入了这个社团。”她冲我们微笑着,“你们也可以用自己的Evol帮助更多的人,就像我一样。”那一瞬间,我觉得她就像是天使。

后来有一次,我们一同前往灾区救助当地受伤的居民,我们忙了整整一天,休息下来的时候,我和Daisy并肩坐在坚实的地面上。她的头发乱糟糟的,脸上也有一些不小心蹭到的泥土,她整个人看起来和“整洁”这个词完全不相关,我估计我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。我看着她笑了,她也冲着我笑:“Sherry,走,我们该去洗洗脸了。”

再想起来不久前,我送她出发去北美,她在传送室门口和我拥抱,我们互道珍重,这些画面一一在脑海中闪过,感觉就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一般的事情了。

收到Ares接收了照片的回复,我离开洗手间。



@陌陌小咸鱼 把拙作《暗夜光芒》打印出来装册,还让我签字,诚惶诚恐。三百年没写字的我本来想先练习一下,奈何没找到草稿纸,鸡爪字在错误的边缘疯狂试探。

有人如此喜欢自己的作品,真的是太太太幸福了。夫复何求?(←胡乱用词中)

读者留言+回复 by万籁俱寂

读者 @万籁俱寂  的私信留言,授权发布

 

脱兔太太您好!来晚了十分抱歉,还希望没有打扰到您了…从昨天下午到今天晚上,读完了您的《暗夜光芒》,不得不说,这是我看过恋与最棒的同人作品,真的是最棒。恋与是个有其优点的游戏,但并没有很打动我,一开始我以为是故事无法引起共鸣的原因,可看完您的文,我才发现问题出在叙述者的呈现上。您的作品里的世界太迷人了,从许墨的角度重新梳理一遍大大小小的事件,才能理解那些点点滴滴的感情,最后是怎样水到渠成,又作出了怎样的牺牲,整个感情发展饱满极了,不仅仅是体现在对待诺莹,还有对自己,对世界,对那些权力斗争和学术上的挫败,许墨的挣扎和纠葛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。
您的配角塑造的特别用心,绘声绘色,很有特点,和许墨发生了很多有趣的化学反应。背景铺陈的也是真实无比,既让我感受到了许墨的强大,也让我品味到了真实世界的复杂,无论是在大学还是在B.S,每个人都趋利避害,各司其职,各有所图,成为一个庞大体制里的小螺丝钉。而强大并不仅仅意味在其中饱出风头,碾压一切,也意味着接受自己的弱小,然后变得更强。在这点上真的是无敌佩服许墨了,在各种极端的身份之间来回切换,要顶得住各个领域里别人的期望、崇拜、甚至恨意,能承担这些的他是有多么强,又是多么疲累,我不敢想象。
而在这样复杂的环境里活下来的他,遇到一个简单又纯粹,明辨是非,在关键时刻有勇气替他出头的女孩,怎么能不动心呢?还有穿梭于未来和现在的设定,这个脑洞真的惊艳到我了,有种陌路天涯的悲壮感。再者是您的细节,处理的再好不过了,事件之间极有逻辑,看您说自己只是随手搜了百度,我就一直在心里念叨您现实生活中得多么博学啊,得经历了啥啊才能知道这么多背后的利益链条和py交易(我在说什么…),总之就是两个字:真实。我开头说自己无法被原作打动,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它给了一个超乎想象世界,可又没有足够的剧情和事件支撑起这个设定,总是遮遮掩掩,让我觉得就像个空架子…但您的文完全没有这个问题,太立体太饱满了,非常有画面感,叙述/描写/对白/动作搭配的节奏非常适合阅读,看的我根本停不下来,就像自己幻化成了幽灵,跟着许墨经历这些跌宕起伏,倾听他内心的声音………
最后的最后,就是感到非常懊恼了吧。懊恼自己为什么现在才看到这篇文,要是早点看到也能在当时跟其他几位读者一样参与您的互动,给您及时的鼓励和支持,告诉您这样质量上乘的作品到底有多么难得,那该多好…在文中,许墨对很多事物的判断,也相信是您在现实中细细考量过的,一针见血,非常精彩,您肯定也是像他那样善于观察,乐于学习的人…这篇文内涵太丰富了,原创情节的魅力对我来说甚至超过了原作,怎么夸都不够,认认真真的读完了后记还有读者们的长评,也真的为您们的邂逅感到慰籍。感谢太太用心带来这么精彩的文,时隔一年,再次希望没有打扰到您,祝愿您的生活永远安康幸福!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时隔一年能收到你的留言,实在是很惊喜。感谢给予这么高的评价,尽管已经完结了,但还是欢迎讨论。
这个游戏的故事架构给了我很大的灵感,但如同你说的,空有一个不错的架构,却没有相匹配的内容来填充,这也给了我很大创作空间。这一年来,Shirly同学一直在研究和分析我和许墨的共同点,我某些方面可能确实有点“许墨本墨”,所以写起来比较顺畅吧。当然,我笔下的许墨是和游戏里有区别的,是一个由我塑造的角色。至于py交易嘛,纯属纸上谈兵23333我生活的环境比较单纯,而且我是极度不喜欢勾心斗角的。

借地说一句,Daisy的番外我在以龟速写中,打算全部写完了发。不过最近在考虑要不要把主角改个名字,按照原创发出来呢?因为内容基本跟纸片人无关了。

昨晚被同事绑去吃火锅,席间听她们讲着各自的憧憬,忽然感慨人生太匆匆,绝大多数梦还没来得及去追,就已错过,被时光尘封。偶尔午夜梦回,也只剩一声轻叹。

人活在世,已经有太多不得不做的事,尽量抛却“应该做的”,抓紧做真正想做的吧。

陷入“应该”的泥沼太深,连墓志铭都用模板就ok的人生可真是太没劲了。努力挣扎反抗吧!


所以,许墨线的女主到底有没有可以一起过节的亲戚?[挖鼻] ​​​

继怼总走失魔都后,起子哥又遗失霓虹国,野男人果然靠不住[哼]本尊下个月去萨瓦迪卡,剩下的二位谁当下一个?友情提醒,长得太好看的男人在萨瓦迪卡很危险哟[挖鼻]

从魔都肥来,发现阿怼不见惹![吃惊]强迫症在被逼死的边缘~~100元收同款胸章,100元收同款胸章,100元收同款胸章~~不求全新,无瑕疵即可,走闲鱼[泪]天使太太们,救救孩子吧[可怜][可怜][可怜]

有人问我,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。我想,大抵是对自己失望吧。
对别人失望,可以转移;对事情失望,可以放弃;就算对世界失望,也可以凭借对自己的信任,勇往直前,至少坚守一隅。可如果对自己失望了,那就什么指望都没了。
所以我一直绷着弦,努力着,有时候甚至可以说是挣扎着。是啊,很累。但弱小如我,怠惰如我,愿意拼命守护的,大概也只有这最后的保障吧。

回答亲友的疑问:女主为什么看不到许墨的未来
这个我一开始就推测过:目前的剧情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,因为有某些地方需要改变,所以BS回到了过去(也就是游戏目前进行中的时空)搞事情。女主的“预言”其实是重现,曾经的剧情里没有许墨,所以女主看不到。李泽言跑到未来应该就是为了探明BS想要改变的是什么。
ps:剧情我目前只看到16章

有要抱警的不?[害羞][害羞][害羞]